衛明:中國茶療法的回歸——機遇與挑戰

中茶協/28/11/2017

【編者按】10月27日,本會顧問、香港浸會大學中醫藥學院持續及專業教育部主任衛明近日在《中國中西醫結合雜誌》內發表題為「中國茶療法的回歸——機遇與挑戰」的文章,解構中國茶療法及其面對的挑戰。

茶療在我國民間已有相當悠久的歷史,它大致可分為以茶代藥、以藥代茶和茶藥結合3種形式。由於種種原因,茶療一直以地方習俗、民間驗方、經驗療法等形式零散地存在,缺乏系統理論的指導,未能形成一門專業學科,以致茶療的價值沒有被充分認識。有鑑於此,我們將以茶代藥的內容特別區分開來,加以專門研究,並命名為中國茶療法。

中國茶療法是指單用一味茶葉組成單方或複方,用沸水沖泡或稍加煎煮後取其湯汁飲用,用以防病治病的一種自然療法。它是以中國傳統茶學理論為基礎,以中醫藥學理論為指導,專門研究茶葉防病治病功效的一種新療法。為局限討論的範圍,此處的茶是指山茶科山茶屬的茶(Camellia sinensis)的芽及葉,暫時不包括茶籽、茶花及茶樹根皮。

說到茶療,有人說茶葉能治病,有人說茶葉不能治病,在討論茶療時必須對這一問題有一個明確的回應。
中國第一部國家藥典唐朝《新修本草》已有茶葉的專門條目:「茗,味甘苦,微寒無毒。主瘺瘡,利小便,去痰熱渴,令人少睡。秋采之。苦荼,主下氣,消宿食。」

現存最早的茶學專著唐朝陸羽的《茶經》在討論到茶的用途時也說:「茶之為用,味至寒,…若熱渴、凝悶、腦疼、目澀、四肢煩、百節不舒,聊四五啜,與醍醐、甘露抗衡也。」說明在唐朝時,茶的主要用途是養生療病。

至於婦孺皆知的中藥經典明代的《本草綱目》更記載了茶療方百餘首,內容涉及單方、複方、外用(塗、敷、熏、貼)及茶酒等多種用法。
清代醫家用茶治病的範圍更加廣泛,包擴內科、婦科、兒科、眼科、耳鼻喉科及口齒科、外科及傷科。難怪陳藏器總結道:「諸藥為各病之藥,茶為萬病之藥。」

如上所述,歷代醫家用茶治病的記載汗牛充棟,茶葉用以治病早已是客觀事實。只是由於清末及民國以降,西風東漸,加之社會劇變,戰亂頻仍,民不聊生,擅長救急扶危的西醫學逐漸變成中國的主流醫學。在此背景下,茶療暫別歷史的舞台就成了必然。然而,隨著現代人的工作及生活環境發生了重大的改變,導致疾病譜相應發生巨大的變更,尤其是代謝病以及精神或心理疾病不斷增加。加之隨著生活水平的提高,人們越來越開始關注醫療方法的毒副作用以及治療方法本身所帶來的痛苦。這些本質性的轉變,正是中國茶療法重新被喚回醫療舞台的時代背景。

由於茶療法具有操作簡便、容易服用、療效理想、身心並治、安全環保、費用低廉的優勢,因此許多疾病都適合用茶療的方法來治療。但由於部分病症已經可以用中西醫的方法予以理想治療,故個人認為茶療法的主要適應症應是目前中西醫未能理想治療的病症。它們大致可分為4類:(1)需長期服用中西藥物控制病情者,如糖尿病;(2)中西藥療效不佳者,如過敏性鼻炎;(3)某些精神或心理障礙性疾病,如抑鬱症;(4)反復發作的身體不適而查不出明確病因者,如頭痛。

雖然茶療法已開始進入人們的視野,但由於被視作食品的時間較長,重新發掘其醫療價值時還得不到廣泛認可。在臨床方面,民眾的認知度低,且極少中西醫師懂得使用茶葉這味藥物,無法快速累積大量有效案例。在研究方面,茶療學剛剛起步,臨床研究及實驗室研究均較缺乏。在原料方面,市售的茶葉未必符合治療的要求,很多需要特別製作。這些都是茶療法的推廣需要面對的挑戰。

最後,需要特別提醒的是,筆者說茶葉能治病,並不意味著任何人都可以用任何茶葉治愈任何疾病。它是一個醫療行為,需要對病情的準確判斷、對茶性的深刻了解以及運用茶療法的豐富經驗。這就是筆者在推廣茶療法時一直堅持的「三個任何」原則,以避免茶療法被人濫用,給民眾的健康帶來傷害。

本文(衛明:中國茶療法的回歸——機遇與挑戰)來源: 中國中西醫結合雜誌社,出處和本文連結(https://goo.gl/g5jQXd),本文原標題:中國茶療法的回歸——機遇與挑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