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青少年潮州茶文化考察團」團員心得

中茶協/15/01/2018

 黃皓曦(香港樹仁大學)

被譽為「嶺海名邦」的潮州,普遍人對其印象一直都是歷史文化之都、美食之城。中國茶文化國際交流協會與 香港潮屬社團總會主辦的考察團,以潮州茶出發,帶領我們感受潮州的歷史、工藝文化。

對於「茶」,香港人大多都喜歡到茶樓「飲茶」,傳統的「一盅兩件」是老一輩的集體回憶。粵港與潮汕兩地對喝茶都各有不同特色。

潮汕人對工夫茶的熱愛,從細節便可看到。不但每家每戶都看到有工夫茶具,連酒店也一樣備有茶具,可謂「有潮州人的地方,就會看到工夫茶」。工夫茶最講究的就是「工夫」,對沖泡技巧甚有要求。沖泡時要「高沖低斟」,並且要沿茶壺口沖入沸水。倒茶時要「關公巡城」,依次輪轉倒滿三個茶杯。在導遊的指導下,親身體驗到潮汕人的傳統茶道。

除了沖泡技巧,潮汕人對茶葉亦甚為講究。這次有幸能參觀潮州名產鳳凰單叢茶的製作過程,了體到每一罐單叢茶都是得來不易。由炒茶、研磨、烘乾,再到篩選、化驗、包裝,每一個工序都毫不馬虎。

擁有悠久歷史的潮州,開元寺、牌坊街等歷史遺跡嘆為觀止。潮州著名的廣濟橋是中國四大古橋之一。在外觀上,比我曾到過的泉州洛陽橋更有氣勢,但同時因修葺而變得現代化。可幸的是,橋上的亭台樓閣和「十八梭船」浮橋都獲得保留,還原昔日的獨特風格。

潮汕人的生活節奏慢,正因為這種「慢活」的生活態度,很多獨特的民間工藝隨之誕生。旅程觀賞了不少潮州的陶器、刺繡、木雕的作品,每一件都是巧奪天工,讓人嘖嘖稱奇。

這次旅程品嚐了很多潮汕美食,每一道菜都非常有特色。潮州菜普遍以清淡為主,且擅於烹調各種海鮮。而我注意到,潮汕飯宴時上菜的次序與香港是截然不同。在香港,蔬菜都是很早就上桌,最後的才是上甜點;在潮州,蔬菜是最後才上桌。導遊說,蔬菜最後才上,是為了解膩。文化真是從細節中表現差異。

總結整個旅程,潮州對我來說是個既傳統又現代的城市。傳統的氣息植根於潮汕人的生活之中,同時城市發展開始為地區進行基建整修。希望未來潮州在傳統文化與現代化中取得平衡發展,傳承獨特的潮汕文化。

孫俊傑(香港樹仁大學)

鳳凰銜單叢,春秋連廣濟。
牌坊功名立,古韻潮州風。

新舊兼容,是我對潮州的總結。

同是廣東人,我對潮州的認識,僅限長輩對我訴說的回憶點滴。雖說香港是中外橋樑,各國各鄉人士都聚集於此,甚至本土上亦有為數不少、生於香港的潮州人,但說來慚愧,我就是一個潮州人朋友也沒有。沒有多餘想像,我只帶著一章未編寫的回憶,以及開懷廣納的心情,踏上這次潮州茶文化旅程。

潮州人的茶,不是一種櫥窗內的文化,更是生活中的必須補充。鳳凰山單叢茶的製茶過程,可是慢功出細貨,急速生活的香港人實在難明。步驟有:浪青、殺青、炒茶、揉捏、烘焙、挑選、覆焙,缺一不可。總結整個過程,生長地的海拔高度、茶樹的年齡、採茶的時機、炒烘的溫度等等,都是客觀的製茶標準。貫連這一切標準、步驟的,不是追求高品質的決心,也不是推銷海外的決定,而是潮州人在日常生活,透過茶,展現重視人情的品情。一個茶盅,三個茶杯,那怕只有泡茶人自己,已經是人與人的連繫基礎。參觀完韓文公祠,附近一位賣涼果茶葉的老先生,熱情地招呼我們一行人「食茶」(潮州人的說法)。不用花拳繡腿的功夫茶,一注而下就三杯。飲後,問老先生是甚麼茶、放了多久。當然老先生並非吝嗇之人,立馬回答:「這是單叢茶,放了兩年,晚上喝了不會睡不著!」一輪風風火火,一行人續往廣濟橋,老先生依舊安坐茶桌,閒喝淡茶,留下的是人情親切的溫存。舊情懷沒有拒絕陌生人,一杯暖茶足以溶透彼此心窩。

過了廣濟橋就是牌坊街,在古代考上功名的潮州人,都會回鄉建牌、光耀門楣。導遊在車程途中,說這條街早已商業化,紀念品較貴,不建議購買。原本想,看見的會是伶仃的牌坊遺蹟,兩旁全是「無甚特色」的特色紀念品店。剛走進,心想果然如此,不帶太大期望。但往前走發現,這樣的舊城老街,竟沒有一幢新式、現代化的建築,反倒常見到牌匾寫有「士大夫」之類功名的舊屋群,面還住著人家。隔不到兩家「特色」商店,就有一些社區舊式小店,如上海理髮店、平民時裝店等等,還有一所中學。舊日及第者的雅興風采,沒有被新式社區摧毀。新生的後代,亦在前人的護蔭下,活出自己的精采。

三日兩夜轉眼就過,對潮州的茶文化及新舊包容共濟的一面,仍沒有充足的了解。但是,離開潮州時,沒有偏執的留戀,只有淡雅若茶的回憶,是終會再回的故鄉。

何卓賢(香港樹仁大學)

茶文化源遠流長,相傳早於神農時代已經有茶的出現。而茶作為中國具代表性的傳統文化之一,在全國各地都有不同關於茶的習慣。在香港,雖然年輕一代比較少接觸茶道,但每次早上與年長一輩共進早餐時,總免不了到茶樓「飲茶」。久而久之,對茶會有一點點基本的認知。但始終香港居家泡茶的文化並不盛行,更沒有必然要泡茶招待客人的習慣,所以對茶道的文化了解並不深入。

此次考察團有幸了解茶文化茶道之一的潮州功夫茶,並參觀了潮州的名勝,加深了對中國文化的了解。尤其在品嚐潮州功夫茶的同時,亦加深了我們對茶道文化的認知。

對於潮州人來說,茶具可以說是居家必備,泡茶更是不分老少,茶文化自然亦是信手拈來。茶葉的分量,每泡茶茶杯的數量,以及泡茶後飲用的先後次序,均有講究。茶文化更是處處融入潮州人的生活,走過街道,十間地鋪十間都配備了茶具,以供鄰居一同喝茶聊天。

我印象最深刻的莫過於路過一間店鋪時,店中的老翁卻熱情款待我們,並親自泡茶給我們喝。但即使我們人數眾多,老翁仍然堅持每泡茶只供給三個小杯。據當地人表示,每泡茶只供應三杯,除了與茶葉分量相關外,更因為三杯正正形成一個「品」字,寓意品茶的重要性。

除了地道的茶道文化外,我們亦參觀了牌坊街,開元寺等古色古香的名勝古跡。各色各樣的木雕、貼瓷、刺繡等當地手工藝,目不暇接,令人讚嘆不已。中國四大古橋之一,集拱橋、樑橋及浮橋於一體的廣濟橋,更是充分反映出古人的智慧。

張啟俊(香港樹仁大學)

透過這次茶文化之旅,在和不同的人喝茶交流中我發現潮汕作為僑城,和我印象中的只有牛丸的城市並不盡同。若你以為她只是一座美食之城或者旅遊之城未免太管中窺豹了。

根據統戰部官員提供的數據資料,潮汕其實十分有發展潛力,最重要的原因是她的地理條件天生優越。潮汕和廈門只有2小時的車程,與台灣高雄只有186海里,是中國與台灣高雄相鄰最近的城市。

此外,政府一帶一路建設中,她作為海上絲綢之路的重要節點,配合她有得華南地區優質的深水港資源,有足夠的軟硬件之城她成為重要的對外貿易貨運中心。

再者,作為一個僑城,她擁有許多的海外華僑的聯繫資源。包括泰國的正大集團,香港、馬來西亞和新加坡等地也有足夠多的出口接點資源。因此可以推測如果潮汕地區大力發展外貿運輸,其阻力不大。

只可惜,在經過實際的觀察之後發現潮汕的基礎建設還不夠完善。比如在參觀鳳凰鎮鳳凰茶製造工廠時發現,附近的居住區域居然十分缺少路燈。而且在晚上出在吃宵夜發現大量的路正在修整。

可預見,未來對於潮汕基礎建設的空間很大,相信在有足夠利益回報下,會有大量的公私營企業投資發展潮汕地區基礎建設。

與此同時,潮汕地區傳統的陶瓷產業也迎來了新的發展風口。中國內地的手機製造產商,包括小米等,紛紛推出了陶瓷後蓋限量版手機。可見,陶瓷工藝會用於更廣泛的電子消費行業。包括,智能手錶、智能手機、手提電腦等。

總而言之,深股通和滬股通開通的情況下,潮汕的外貿股、基建股和製陶瓷產業相關股都十分有潛力。

李子儒(香港樹仁大學)

很榮幸可以參加這次一連三日潮州茶文化體驗,令我大開眼界,不論是茶的文化、製作的工序,甚至是茶杯的工藝、陶瓷的手藝、潮州的刺繡,去到大型嘅建築和背後的文化都令我對潮州有一次新嘅見解。

首先,第一日我們乘搭高鐵直接由深圳去到潮州,這次是我第一次乘搭內地的高鐵,裏面的環境和設施都比想像中好,乘搭的舒適程度和高鐵車箱內的衛生都是我意料之外的,我們在高鐵來拍攝的直播也非常之流暢,沒有因為高鐵的速度而令到網絡受阻,這美好的體驗帶來了一個好的開始。之後我們來到牌坊街,雖然當日帶着絲絲細雨,但望着牌坊街內,新舊交融,保留着古代建築的同時又有新潮的店舖,都完全無阻我們的雅致。去到牌坊街的盡頭,我們來到開元寺,在寺內聽着導遊的解說、看着開元寺內各樣的佛像和環境,都不禁為着寺廟內的手工和精細感到讚嘆。

之後第二天,我們去到韓文公祠,在當中聽到韓愈的事蹟,例如韓愈如何在潮州治鱷魚、辦學校,在韓文公祠內看到各樣的牌匾和石碑,都可以看得出韓愈在潮州的貢獻和人民對於韓愈的尊重。之後我們來到附近的廣濟橋,廣濟橋的用意是給商人一個地方可以交易和船隻可以在此橋中通過,而在橋當中的設計特色也包含了五行的設計,明顯一切設計都是為着民生而設想。在下午,我們來到鳳凰山山腳,來到本次活動的重點,就是欣賞和學習潮州的茶文化,我們有幸在此學習如何品茶、潮州茶的特色、在潮州的茶文化和做茶的工序,當中我見到潮州的人民對於茶的需求和要求,實在對於潮州的文化和潮州人有更深入的了解。

而最後一站,我們來到潮州工藝的文化長廊,我們在當中看到各樣精緻巧手的木雕和潮繡,都不禁為到潮州的工藝感到驚嘆,當中的手藝和技巧不是一朝一夕能做得到的,當時的手藝也沒有現今的科技協助,可想像到製作當時的手工藝品是有多麼的困難。從潮州人的精細和文化總結了我們三天的所見所聞,作了一個完美的句號。

許海南(香港樹仁大學)

到達潮州時正值下雨、風大,天氣十分濕冷。走在牌坊街,或因天雨,人流稀疏,間中有單車匆匆而過,氣氛寂寥,但正因這樣,我更感受到這座千年古城,深宅幽巷間的歷史氣息。牌坊街兩邊開的既是百姓小店,也是自住居所,有晾衣、有一列列停泊的電單車,不少店鋪外都放有茶几,上面一套茶具,可以想像到平常好天,居民會在這條大街兩旁,邊喝茶,邊聊家常,這是潮州獨有、滲透於日常生活中的茶文化.

旅程來到第二天,有幸拜訪潮州八景之一的韓祠橡木——韓文公祠。相傳當年韓愈在祠前種植橡木,橡樹形如華蓋,遮蔽屋檐。我細讀祠內韓愈的生平事蹟,他被眨潮州八個月內,為民驅除鱷魚、獎勸農桑、興辦教育、大修水利;於文學方面,提出「文以載道」,蘇東玻稱之為「丈起八大之衰,道濟天下之溺」。到達潮州時正值下雨、風大,天氣十分濕冷。走在牌坊街,或因天雨,人流稀疏,間中有單車匆匆而過,氣氛寂寥,但正因這樣,我更感受到這座千年古城,深宅幽巷間的歷史氣息。牌坊街兩邊開的既是百姓小店,也是自住居所,有晾衣、有一列列停泊的電單車,不少店鋪外都放有茶几,上面一套茶具,可以想像到平常好天,居民會在這條大街兩旁,邊喝茶,邊聊家常,這是潮州獨有、滲透於日常生活中的茶文化

潮州八景之二,湘橋春漲,即廣濟橋,是中國四大名橋之一。此橋由十八梭船組成,隨着潮水漲落而浮沉升降與橋東西墩連成一線,不少潮州工藝如木雕、刺繡和瓷畫都以廣濟橋為材,可見其在潮州人心目中的地位。可惜的是,這趟行程因風雨關係,梭船未有連搭起橋板,不能通行,我惟有從博物館的後人作品中,一睹好天氣時廣濟橋的鼎盛。

潮州人寧可三日無肉,不可一日無茶。在潮州,家家戶戶都有工夫茶具,聽當地人講茶,我更明白茶如何成為一種文化。她說,飲酒要四人,飲茶三人剛剛好,每次將茶杯放成一個「品」字。他說,工夫茶中要高沖低灑,高沖時不能沖破茶膽;低灑,要「關公巡城,韓信點兵」,即迴圈斟茶,茶壺似巡城之關羽。此番目的是為使杯中茶湯濃淡一致,且低斟是為不使香氣過多散失。

但這飲茶功夫再精細,她說,工夫茶的精神不在於那些沖茶技巧,而是藉茶與人溝通。

黎蕙珊(香港樹仁大學)

茶是一種態度。我對茶的認識本來不深,平常會喝喝台式珍珠奶茶,或是香港的絲襪奶茶、檸檬茶。隨便放些奶、加幾片檸檬就完成了。來到來茶葉製作工場,才得知茶葉製作的認真。晾青、殺青、挑選⋯⋯經過許多工序,才能得到上乘的茶葉。若果挑選的過程混入次等的茶葉,或者其他的雜物,都會令茶帶有苦澀味。要茶甘甜清香,必須懷着一絲不苟的態度製作,處理每個細節。

功夫茶只配有三個小杯,無論多少人喝也只會擺放三個杯子。若有客人就讓客人先喝,接著就是家中長輩,到晚輩。全部人渴完了,泡茶的人才能喝。茶也是一種長幼有序、禮讓的態度。

茶是一種修養。我家泡茶通常就用大大茶壺,塞入一堆茶葉,泡一大壺茶,大口大口的喝。喝茶也許就是提神而已。來到潮州,發現泡功夫茶的人總是帶著種難以言喻的氣質,無論是茶店老闆、茶廠東主還是導遊。只要坐在茶具前,拿起茶壺,泡茶的人總會靜下來,用心的泡着,彷彿把一輩子泡茶修來的高貴、優雅、品徳都散發出來。功夫茶的杯很小,大約三小口就喝完。品茶就是要靜靜地嘗着每口甘甜,茶香。這種慢,這種靜,就是修養的入門祕訣。

茶也是一種連繫。天氣寒冷,熱情地送上一杯熱茶能為遠道而來的朋友帶來溫暖。在潮州,茶是召待朋友的重要元素。我們到不同的店舖、工場,東主都愛請我們吃茶,他們談生意也會在茶桌上進行,這就是他們的待客之道。潮州人每天最少喝兩次茶:午餐後和晚餐後。每天飯後,家中老少也會聚在茶桌前喝喝茶,談談天,可以談談每天瑣事、或是說個天南地北。茶就是連繫家中各人的重要連結。身在香港這個繁華的都市,雖然金光璀燦,美侖美奐,作為子女又曾幾何時與父母並肩而坐,單單為了互訴心聲?燈光照亮城市,卻驅不走人心中的冷漠孤寂;茶無論苦澀甘甜,卻為人與人之間注入溫暖。

茶是一種態度,是一種修養,也是一種連繫。

鄭雲風(香港樹仁大學)

中國茶文化源遠流長,除了是一種飲品,更是一種精神意義,對中國人的意義非凡,值得推廣,讓更多人知道其品嚐方式、飲用禮儀及相關知識,藉此分別出飲茶不如飲水,而是別具特色。透過今次的茶文化考察團,我第一次踏足故鄉,認識不同的茶葉,製作過程,飲用方法,深深體會到一片茶葉得來不易,由採茶,殺青等等的每一個步驟,都是花費大量的人力物力,過程一絲不苟,才可以成為桌上一杯可口的茶,供人享用。

除此之外,我亦認識到影響茶葉的不同因素,如種植高度,季節,天氣,時間,都會令茶葉的味道,耐泡度,香味有所不同,這些些知識理念,有助我之後購買挑選最適合的茶葉時,豐富我對茶的認識。事實上,我在當地購買時亦有善用所學,查看茶葉包裝上的資料,選擇茶,相信對我日後大有裨益。

而且,我亦了解功夫茶的泡製方式,包括水溫,手法,禮儀,透過觀察他人泡茶的手法,技巧,再經過提問和自己的嘗試,進一步提升對泡茶的認識,不再是甚麼都不懂,甚麼都不知的門外漢。我亦特意購買一套茶具回家練習,希望日後有相關茶活動時,亦可與其他人分享泡茶之道。

短短三日的行程,但讓我加深對茶的認識及興趣,之後還須多多閱讀相關書本,進一步認識更多更深。多謝有關方面的安排及舉辦,希望之後能夠再有相關的活動,讓更多人接觸茶文化。

李曉瑾(香港樹仁大學)

三天兩夜的潮州之旅結束了,此次參觀考察雖然時間很短,但感受頗深,不僅領略到了潮州秀麗的自然風光,更是體會到了這座城市深厚的文化底蘊。

潮州是一座歷史文化名城,保存著較多的文化古蹟,使得這座城有著厚重的滄桑感。

牌坊街,一條古老、充滿韻味的街巷,下著小雨漫步其中,更加散髮出了一種歷史沈澱出的氣息。三五成群的老人在門廊下圍坐一起看著潮劇,抑揚的潮劇古韻聲交織著淅淅瀝瀝的雨聲,彷彿在訴說著時代的變遷;密集的茶商店鋪中滲透出陣陣怡人的茶香,店鋪中二三人品著茶聊著天,有的是難得的悠然自在;保存完好的古代大戶門頭裡,透出了現代人生活的五味雜陳,這種交錯賦予了時代的層次感。

品茶是潮州人特有的風俗習慣,家家戶戶都會對茶道略知一二。品茶時無論人數多少只擺放三只杯,要的就是組成一個「品」字。茶道不單單是一種品茶手法,更多的是彰顯了一種待人接物之道,尊重、謙讓的茶文化使得潮州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格外的融洽,茶師認為,也許正是因為這種茶文化使得潮州成為全國離婚率最低的城市。在喝慣了咖啡的快節奏城市生活中,人們內心的燥動正需要這麽一抹茶香沁入溫潤,靜下來,慢下來,細細體會更多的人情味。

林逸超(香港樹仁大學)

2018年1月8日凌晨4點,我起床洗漱完畢,出門搭乘夜間巴士趕往「潮州茶文化考察團」位於尖沙咀的集合地點。走在寒夜之中,心情十分忐忑。我的祖籍是潮州市饒平縣,我一直希望向這次同行且有工作任務在身的香港伙伴們介紹家鄉的美食和茶藝,但我卻對潮州所知甚少(實際上對居住過的每個城市都是這樣)。此外,行程是否會暴露出這個不甚發達的地方讓人不舒服的一面,從而加深我的朋友們對內地的刻板印象,則是最讓人擔心的事。

事實證明是我多慮了。潮州發展得相當快,與數年前相比變化很大,而高鐵也讓大家體驗到了內地交通的方便快捷。我們在安排下入住的酒店,裝修設計頗具現代感,同時出乎意料地整潔舒適,使得此行的統戰意味以一種自然而然的方式流露出來。在抵達當天下午,我們參觀完此前我已來過的牌坊街和開元寺之後,出席了潮州市委統戰部舉行的歡迎儀式,我坐在座位上,喝著單叢茶,平靜地享受著久違的尷尬。我想起了在文革期間受邀訪問中國的意大利導演安東尼奧尼,導賞團應該會盡其所能展示出這座城市的美好面貌吧,這樣真好。

但如此一來,那個融合著潮汕人的「淳樸、勤奮、精明、儒雅」和「木訥、粗鄙、奸滑、封建」的「潮汕性」也就遁身而去了。第二天下午,我們來到鳳凰鎮參觀金雀嘴茶莊,平時在家中常喝鴨屎香、大烏葉,如今能觀賞單叢茶的製作流程,還是非常有趣的。除此之外,廣濟橋的建築以及潮州的陶瓷、木雕、刺繡工藝,也讓人嘖嘖稱奇。

陳諺婷(恆生管理學院)

首先非常感謝中國茶文化國際交流協會精心安排是次活動,讓我們可以對潮州的功夫茶有更多更深入的了解。

在三日兩夜的旅程中,的確對潮州這個地方有煥然一新的看法。雖然整個活動期間天氣不似預期,未能一睹鳯凰山—天池的風采,但仍然無阻我們去欣賞其他景點的興奮心情。

我們去過很多景點,例如開元寺、韓文公祠、木雕精品館等地方,透過導遊在透細心介紹,我們更了解到潮州的工藝文化和背後精神!我最為深刻的必定是參觀金雀嘴茶業,親身去考察鳯凰單叢茶的生長環境及製作過程。發現潮州人對茶藝的專注和認真是十分令人敬佩的。而且他們更致力將單叢茶推廣到不同地方,單單是體驗店已佈滿全國,共33間,未來更會發展到香港市場,讓更多人認識潮州的單叢茶。

其實做茶的過程和做事一樣,每個工序都要很細心,一絲不苟的做好,才能讓人品嚐到最佳的口味。我們做事也如是,做事認真、主動、多思考,只要細心做事,做得好,別人才會由心出發去敬佩。

最後再一次感謝各方單位出心出力的舉辦活動!如果有下次機會,我還想再參加呢。

謝曉雅(恆生管理學院)

今次有幸再一次參加中國茶文化國際交流協會舉辦的潮洲茶文化交流團。本身已是一個愛茶之人,從小在父母耳濡目染下,我一直都很喜歡喝茶,常覺得茶可以平靜心靈,令我在忙中偷一點閒;茶又可以適當調節身體,是身心佳宜的一種植物,今次去完交流團,又對茶有多點的了解。

茶,不止喝,是品嚐的,所以茶稱功夫茶,其功夫之處不止於茶製作的過程,亦指其沖泡的特色。用的水要好,凰凰山用的都是泉水,配搭於高山上的單從便是其佳的組合。水的溫度亦是重點,沸水才能沖泡出好的茶,水降溫了再泡沸就不是好的水,沖不了好的茶。

沖泡也是一個大學問,用了泡沸的泉水,先大量沖到三個杯內,這三個杯也是一個有趣之處,無論多少人,也是放三杯,五人,也是放三個杯,二人也是放三個杯,因為三個杯才剛才對上一個茶壺的份量,故三個人喝茶聊天才是最好的。沖完茶到三個杯,再以滴滴的方法將剩餘的精華送到各杯子,這才算完成整個功夫情序。

還差邀請人的禮儀,有客人時,應客人先喝再一沖泡的茶,再讓家裡的長輩喝,先再讓其自家人喝,才論到沖泡的人喝。這禮儀成為了功夫茶的一大重點。

再一次慶幸可到潮洲交流團,不但讓我試了很多的潮洲的特色,更重要的是讓我試到潮洲才獨有的高山鳯凰單從,讓我真正了解到潮洲的一大重點。再有機會,也要來!

吳殷輝(香港浸會大學)

Firstly, I would like to thank the organizers of this very educational trip, and the Chinese Tea Culture International Exchange Association, for putting together a short but rewarding trip for those who are interested in Chinese tea culture, as well as the people of Chaozhou, who were very accommodating and welcoming. We were shown great hospitality by our hosts, who went out of their way to welcome us and showcase some of the very best that Chaozhou had to offer.

Despite the challenging weather and freezing rain causing inevitable detours from the original itinerary of the trip, we still managed to obtain a very comprehensive snapshot of Chaozhou’s extensive and elaborate local culture and cuisine, especially its traditional tea ceremony, local tea processing, architecture, needlework and wood carving handiwork. We were welcomed into the various halls and workshops that exhibited the masterful creations of many masters of porcelain, needlework and wood carving, where their meticulous craftsmanship can be appreciated.

Secondly, I was greatly impressed by the preservation of traditional heritage sites, such as some of the archways and shops on Pai Fong Street. The nearby Kai Yuan temple was a grand complex of architecture, and the buildings with beautiful mosaic tiles and decorations on the roofs were a sight to behold. Besides that, Hanwengong Temple was a beautiful, quiet and serene place that was interesting to visit, while the Guangji bridge nearby was a showcase of restored traditional architecture.

Tea was served at every location we visited, and every shop and house has their own tea sets for the purpose of serving tea. We were told that each person in Chaozhou would usually have tea at least twice a day; after lunch, and after dinner. They also served any guest or visitor who visited, and many of the locals were experts in brewing the local Phoenix dancong Oolong, which has many unique flowery or fruity fragrances depending on the processing method of the tea maker. The walkthrough of the tea processing facility provided some interesting insight into how the local tea, Phoenix dancong Oolong, is processed from start to finish. The painstaking and laborious steps that have to be taken in order to ensure a successful batch of tea has given me a greater appreciation for the tea that I drink.

I had the great opportunity to sample and taste many teas on this trip, and to experience first-hand the amazing tea culture of Chaozhou. The demonstration of Chaozhou gongfu cha was also interesting, especially when given the context of how this tea culture is propagated and continues to flourish in diaspora.

The Chaozhou diaspora to parts of Thailand, Malaysia, Singapore and other parts of Southeast Asia (where they refer to themselves as Teochew), is testament to the lasting legacy and cultural impact of the Chinese diaspora. We were given a taste of the intangible cultural heritage of Chaozhou, and I believe that such a short trip serves well as a means to whet my appetite for longer cultural exchanges in the future. Hopefully I will be able to return once again to have a more extensive trip, so that I may appreciate the customs, traditions and heritage of Chaozhou more deeply in the future.

何佳馨(香港浸會大學)

這是我第一次如此接近功夫茶。之前對茶的了解或研究都不深,只是有天然的好感和一些興趣。僅有的了解侷限在鐵觀音、普洱、竹葉青等茶葉上,鳳凰單叢則是第一次品嚐到。通過這次接觸,我感受到深植於潮汕人生活中的底蘊很深的茶文化了。從茶具(如潮州手拉朱泥壶)到沖法(如高沖低灑)都有十足的講究。我覺得受益匪淺的同時,也知道有更多更多的相關知識需要了解
考察團參觀了鳳凰山上一家新興的當地茶企業,讓我有些驚訝的是如今有許多步驟已經都用機械來代替高成本的人力了,比如杀青、揉捻和烘焙,和我想象中的複雜程序有些不同,不過也需要老師傅基于丰富经验来做判斷。
雖說這次考察的重點是茶文化,不過最讓我印象深刻的卻是潮州十分發達、出眾的民間工藝了。從色彩鮮豔的建築裝飾藝術——嵌瓷,到有層次感的潮州木雕(或金雕),從立體生動的潮繡,再到精美異常的陶瓷藝術,我從未想過一個小小的地方能有如此多彩而又精緻到讓人震驚的藝術發展。我也發現這幾種藝術似乎有不少的相互影響,如木雕的大師們把一塊木頭鏤空,雕外層和裡層兩層的蟹簍等,而陶瓷藝術家們把瓷瓶壁戳出規則的孔,也做裡外兩層的花瓶等。藝術的發展和生活息息相關,潮汕地區的歷史、文化讓我十分感興趣,很值得進一步研究了。
說到潮州一定繞不開美食啦。這個三日之旅真是每一頓都非常滿足,並且都有嚐到不一樣的當地食物,非常之開心,比如滷水、煮牛雜、手打肉丸、蠔煎、反砂芋頭、各式糯米製成的甜品,讓人意外的是還有嚐到一些野生的食材,比如一種叫苦刺的野菜湯。
這次的三日之旅非常開心,但也有三處遺憾。
一是由於天氣特別寒冷,鳳凰山頂可能有零度,導致路面結冰,出於安全考慮,取消了去鳳凰山第二高峰烏崬山山頂的天池的安排。早聞鳳凰天池常年雲霧繚繞,由古火山口形成的天然湖由於氣候特殊,時而波濤翻滾,時而水波不興,宛若仙境。今次抱憾不得前往,留些念想來日再來鳳凰山遊玩。
二是沒能看到鳳凰單叢茶的生長環境,沒能看到一片片的茶樹。聽講有幾百年的老茶樹,非常好奇經過幾百年的風霜,這棵老茶樹是長成怎樣,可惜由於行程安排和當日較寒冷的天氣,沒有機會去看看。茶樹作為一些先人挑選、培植出的特別的植物,我尚未有機會接觸到完整的、鮮活的、除了茶葉形態以外的他們,好奇是否可以辨別開他們和其他植物。
最後一個是文化上的遺憾了。一些珍貴的文物承載著潮州的部份歷史,然而由於曾經的人們缺乏保護意識或者忽略了他們的價值而被毀壞。尤其是這次考察中拜訪到的始建於南宋淳熙十六年的韓文公祠和牌坊街。聽導遊講,韓文公祠的牌匾們在大躍進時代都被拆下用作生產時坐的板凳了,唯有一塊被收藏下來從而得以保全;牌坊街曾有39座牌坊,但在1951年,當時尚存的19座牌坊因阻礙交通、墜下傷人而全部被拆除。如今看到的都是2016年開始修復的少了歷史積澱的石牌坊了。

郭慧怡(香港城市大學專上學院)

這次的潮州之旅只有三天兩夜, 雖然時間不多但行程充實。首先要感謝中國茶文化國際交流協會和香港潮屬社團總會舉辦是次交流團,讓我有機會了解潮州這個充滿特色的地方。同時亦感謝潮州統戰部的安排, 提供舒適的賓館和豐盛的膳食,還有規劃充實的行程。

這次的旅程讓我從兩大方面了解潮州,分別是歷史方面和文化藝術方面。

從歷史方面而言,我們拜訪了韓文公祠,開元寺,牌坊街和廣濟橋等。其中,韓文公祠最令我印象深刻。它設了許多展板讓我們更了解潮州與韓愈的歷史故事,明白了韓愈對潮州的重要性,更明白了潮州人感恩的心。而開元寺的瑰麗堂皇亦讓我大開眼界。廣濟橋作為中國第一條啟閉式浮橋,它所使用的技術實在讓人嘆為觀止。在古代能有如此技術,和創新的想法是多麼有趣的事。

從文化藝術方面而言,我們拜訪了鳳凰山上的金雀嘴茶企,百師園創意館和辜柳希木雕精品館。這些景點讓我更了解潮州茶文化,木雕藝術和刺繡藝術。那些美輪美奐的藝術品實在讓人大開眼界,難以想像它們是怎樣手工一點點慢慢完成的。通過這次茶文化考察團,我對潮州鳳凰單從茶和功夫茶的理解加深了,例如不同名字的單從,功夫茶中一定要三個杯子的意義,以及以客為先和論資排輩的習俗。唯一美中不足的是因為天雨關係,不能親自登上鳳凰山天池,希望在未來的日子裏可以走一次。

    新聞中心

  • WeChat 圖片_20180130165313
    永州日報:中國茶文化國際交流協會來我市考察有機茶產業

    31/01/2018

  • WeChat截圖_20180131144253
    祁陽廣播電視台:中國茶文化國際交流協會考察團一行來我縣考察茶產業

    31/01/2018

  • 茶師以「高沖低灑」的方式,往蓋碗裡倒入沸水
    新傳網:【茶文化之行】潮州:單叢茶之鄉

    26/01/2018

  • a13a
    文匯報:楊天頤水墨畫展香江開幕

    13/11/2017

  • G:12$242012tkp2012-A2
    大公網:楊天頤「回歸同行」辦畫展

    13/11/2017

視頻

  • 本會組團考察湖南永州黑茶產業